<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 id="iykwp"></rt></rt><bdo id="iykwp"><rt id="iykwp"></rt></bdo><bdo id="iykwp"></bdo><rt id="iykwp"><rt id="iykwp"></rt></rt><rt id="iykwp"><rt id="iykwp"></rt></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 id="iykwp"></rt></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noframes id="iykwp"> <rt id="iykwp"><delect id="iykwp"></delect></rt><delect id="iykwp"><noframes id="iykwp"><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 id="iykwp"></rt></rt><noframes id="iykwp"> <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noframes id="iykwp"><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rt id="iykwp"><rt id="iykwp"></rt></rt><rt id="iykwp"><rt id="iykwp"></rt></rt><rt id="iykwp"></rt>

歡迎訪問保山新聞網,您可以選擇訪問: 保山市 隆陽區 施甸縣 騰沖市 龍陵縣 昌寧縣

    保山搜索

    首頁 保山新聞網 歷史文化 本土文學

    莊稼物語(陳年舊事)

    2023-06-12 15:30 保山日報

    我的家鄉背靠高黎貢山,面臨怒江流水,山高水長,土地肥沃,而且干熱河谷的自然環境,讓家鄉的氣候、土壤都利于許多作物生長。因為家鄉有著“優秀”的土,所以也生長著一些優秀的莊稼,最主要的有“兩谷”和“一金”,即稻谷、包谷和“金箍棒”(甘蔗)。

    稻 谷

    稻谷是我心中最美的植物,因為,它讓我生長得壯實,生活得踏實??梢哉f,它是一個家庭,特別是農村家庭生活的“穩定器”。 “稻谷糧,兆吉祥,農人最喜犁田日月長”;“兆吉祥,送爽糧盈倉,犁田耙地辛勞作,致富興農奔小康”。有了谷物滿倉,生活才會踏踏實實,充滿希望。

    稻谷又叫水稻,鄉親們通常叫“谷子”。在漫漫歷史長河里,水稻是人類生存的基礎。中國古籍《本草經疏》記載:“稻米即人所常食米,為五谷之長,人相賴以為命者也。其味甘而淡,其性平而無毒,雖專注脾胃,而五臟生長血脈精髓,因之以充溢,周身筋骨肌肉皮膚,因之而強健。”民國時期,世居家鄉的傣族群眾耕種峽谷沃田,大量種植稻谷。稻谷分飯谷、糯谷兩種,當時的產量較低,但種植歷史較長。1970年代,家鄉的人們開始引進雜交稻制種技術,1980年代實行家庭聯產承包制后,雜交稻成了糧食主打品種,畝產量也達到了650公斤左右。因為家鄉的土壤易耕作“好做活”,所以糧食產量也越來越高,農民們“五谷豐登”,除了吃得飽之外還可以賣糧增加經濟收入。

    中國人自古喜歡“五谷豐登”“六畜興旺”。五谷指的是稻、麥、黍(小米)、稷(高粱)、豆,泛指農作物。豐登即豐收,指農作物獲得大豐收,也作“五谷豐熟”,其中,稻谷為首。我家鄉的人們把稻谷視作長盛不衰的“寶器”。“寶器”在家鄉的方言俚語中的意思是祭祀中必不可少的幾種食物。稻谷的另一個名稱叫“水稻”,顧名思義是離不開水的,它的一生幾乎都在渾濁的水中度過,結出的谷粒乃至脫殼后碾出的大米,卻是那么晶瑩剔透,再然后煮出的大米飯是那么香軟可口,可以讓人“飽食終日”。

    粒粒皆辛苦 楊磊 攝

    “擇日埋根淺水中,逢源八面沐春風。今秋圓個黃金夢,留下芳名稻草兄”。(《七絕·詠水稻》)。每年立春之后,鄉親們就開始選稻種、育稻秧了。我們那里有個不成文的規矩,泡稻種都是由男人來完成,選好泡稻種的日子后,男人頭一天就不抽煙不喝酒不摸油膩的東西。泡稻種要用溫水,浸泡幾分鐘后裝入稻草籮里捂芽一兩天后,稻種冒出嫩綠的小芽時,就可以撒到已灌水做好的苗床上了,通過保水、除草、施肥、殺蟲等精心管理,40多天后就可以移栽到大田里,多數地方叫插秧,我們那里叫“栽秧”。從“栽秧”那天起,稻田里基本都保持有水,直到收割前四五天才撤水,以便于人們收割。金秋時節,稻田里那一株株飽滿的稻穗充滿著成熟的喜悅,那一串串金燦燦、黃澄澄的稻穗,承載著的是農人一年的寄托和夢想??梢哉f,稻谷的“水性楊花”成就了偉大的事業,讓人們“手中有糧,心中不慌”,實實在在收獲一季,就可以踏踏實實走過一年或幾年。

    稻谷種植不易,收割也不易——以前沒有打谷機,全靠人的雙手收割、并在四方形的“斗”上摔打(脫粒),然后運回家里曬干后儲藏。稻草則在田里曬干后運回家中碼成“高高的谷堆”, 成為水牛們日常最好的食物。鄉親們常說“新米飯,芋頭湯,撐死憨婆娘。”其實,誰都想吃上一口新米飯,不過,要想吃上香噴噴的新米飯,就得去排隊碾米。四十年前,家鄉的小村莊還沒有電動碾米機,人們只能到生產隊的碾房排隊輪著碾米。碾房、磨房、碓房應該是中國農村最實用最偉大的發明了,這些“半自動”農具減輕了人們的勞動量,雖然效率不高,但是卻很實用。碾房是碾米的場所,磨房是磨面的場所,碓房是舂其他谷類和沖粑粑的場所,他們各具功能和特色。它們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都離不開水,水是它們的原動力,沒有水,它們就是擺設,有了水的沖擊,但它們才能活起來。我印象最深的是碾房,因為小時候與祖父在碾房里度過的時光很多,它讓我感到充實和溫暖。

    碾房的建造不簡單,我由衷地感嘆農村的能工巧匠,它們文化水平不高,但是建造房屋或制作農具卻那么精細,那么耐用。我家那個小村莊,人們在村子邊水渠落差4米或者更高的地方建造碾房,碾房分兩層,地下層是“龍窩”,即裝水輪的地方,水輪用木頭、木板制成,仿佛一把倒立的傘,人們叫它“傘盤”。地上是用石槽拼起的半徑1.5米的圓形碾槽,圓的中心是傘盤的軸,軸上伸出的半徑桿末端裝一個圓形的石碾子,只要水量夠大,憑借落差的沖擊力量,流水集中順著點槽(石塊、水泥砌成的水槽)一瀉而下沖轉傘盤,就可以帶動石碾轉動,將碾槽里的谷粒經過無數次碾壓后脫殼,然后再用“風倉”(鼓風機)揚出糠皮和雜質,留下白生生的大米。

    小時候,我經常陪祖父去碾房碾米。碾300多斤稻谷需要一天一夜,那時候,農村的水渠水量都很大,只要不是插秧季節,碾房用水都很正常,中途基本不會停頓,人也就相對輕松些,如果遇到上游有人斷水或分水,就很麻煩,而且耽誤時間,讓人很郁悶。祖父讀過私塾,知書達理,禮賢下士,每次我家準備碾米前,他都會去生產隊長家,請隊長在小廣播上替我家“上復”(請求支持或原諒)鄉親們,請大家某個時間段不要去斷水或分水,幫助我家順利地把米碾完。所以,我家每次碾米都很順利,不會中途耽擱。有時候碾米到半夜,我實在熬不住了會伴著嘩嘩的流水聲迷迷糊糊地睡去,又在迷迷糊糊中醒來。迷迷糊糊中,看見祖父在昏暗的馬燈光影里矯健地翻騰著碾槽里的谷粒,他的動作剛勁有力而且準確無誤,不會將谷粒灑出來。那些黃燦燦的谷粒在他瀟灑的動作中翻個身又準確地落下去,加快了脫殼的速度。金黃的谷粒翻騰的間隙中,紅紅的燈光讓他的臉龐顯得慈祥而又溫暖。我試著起來幫祖父一把,他卻不讓,叫我繼續好好睡覺。他說,碾米是一種快樂的活計,動一下、睡一下、看一下、收一下,白花花的大米就乖乖地裝進我們的米柜了,生活就充滿了希望!

    而今,鄉親們依然在種植稻谷,不過面積比以前少了許多,碾米也用電動碾米機了,上千斤稻谷,個把小時就碾完了,速度是真的快。生產隊的碾房不知什么時候也倒塌了,只剩地下的“龍窩”還在。每次回老家,我都會去母親種菜的自留地旁邊看看碾房的遺址,懷念祖父的樣子,追尋自己童年的影子。

    包 谷

    對于包谷,家鄉的人們特別是老一輩,認為是上天賜給人類最好的食物,因為包谷“豬也能吃、人也能吃”。包谷有好幾個名稱:玉米、金麥、棒子。鄉親們心中,“玉米”是書名詞,“棒子”是調侃詞,他們叫“包谷”,更多的時候叫“金麥”,因為玉米成熟后,顆粒飽滿、色澤金黃,讓人充滿喜感,只有“金麥”這個名稱才對得起上天的厚愛。

    家鄉有一則謎語“一棵小樹十三節,尖子開花中間結,槑槑要想吃,等到你家阿爺的胡子癟。”謎底就是金麥。我佩服長輩們雖然文化水平不高,但是對莊稼的種植、觀察、總結得卻很到位,而且還善于把它運用得充滿趣味,讓孩子們易讀易記易理解。

    包谷掛上梁  俞勻 攝

    包谷是一種“不欺人”的作物,在很多地方都可以種植,而且生產技術并不繁雜。家鄉狹長的壩子和廣袤的山地是包谷最好的“家園”。土地有溫度,種子有生命,兩者的結合可以完成最美的創造。這里的土地不需要多好的耕作技術,只需兩犁兩耙就可以下種了。有些人家在山地(坡地)上種包谷,我們形象地稱之為“點包谷”,因為山地坡度大,不能用牛耕,只靠人的雙手用大鋤頭松一下土,然后再用小條鋤或尖木棍打一個小坑,丟進兩粒包谷種,蓋上土,只要土壤濕潤或者喝上幾次雨水,包谷們就在這片沃土里拔節生長,奉獻飽滿的生命,而鄉親們則在土地與莊稼之間耕耘生活,收獲希望。

    糧食不能浪費,但是要物盡其用,也要有“整吃”的技術。為把包谷的能量充分發揮出來,人們將包谷的生命做了色香味俱全的延續。包谷的食用方法很多:青包谷(半成熟的包谷)可以連包裹著的葉子一起燒,然后剝了葉子吃,這是最原始的吃法;也可以剝了葉子后煮了吃,原味清香紓困解乏;還可以作出包谷粑粑吃,其味鮮香甜糯,十分爽口;完全成熟后的包谷可以磨成面粉做糕吃,或者去皮后煮火腿、臘肉做成“包谷砂”,香潤可口、營養豐富。對于人們飼養的豬、雞而言,光有菜葉、青草是不行的,要想育肥豬、養胖雞,少了包谷是無法達到催肥的效果的。而且用包谷面飼養的豬、雞肉質鮮嫩、味道純正、油脂較好,非常正統。在農村,人們逢年過節祭祀用的“三牲”就少不了豬頭和全雞,而用包谷面喂養的豬、雞是首選。在老家,母親每年都要用包谷面加青飼料飼養30多只雞,這些雞體格健壯,形態美觀,而且肉質鮮嫩,香味獨特。母親不懂什么是“生態雞”,她只知道自己飼養的是“老品種”雞,只要兒孫們或者家里來客吃著鮮香可口,就是她最大的心愿了。

    中國人喜歡“物盡其用”。在農村,包谷收獲了,人們除滿足自己食用外,也不浪費包谷稈。包谷稈是飼養牛的最好飼料之一,也是填豬圈、牛圈制造農家肥的原料之一。就連包谷棒脫粒后的“骨頭”,曬干之后也是很好的燃料,可以用來生火做飯或烤火取暖。冥冥之中,許多生物、植物都在充分發揮自己的價值,伴隨春夏秋冬季節的更替完成一次次生命的輪回。正像包谷稈經過豬、牛食用后成為糞便、踩踏后成為農家肥,再施到田地里促進包谷苗的茁壯成長,這是怎樣的一種輪回?植物不會說話更不會張揚,但在我心中,這或許就是莊稼最美的品格。

    甘 蔗

    甘蔗很甜,甘蔗林很美,給我的童年留下了甜蜜美好的記憶,所以它是我永遠敬重的莊稼之一。

    甘蔗是生產白砂糖的原料,體內糖分很高,由此甘蔗具有甜蜜的象征意義。同時甘蔗的植株上有節,且隨著植株的生長,節會不斷地增多,所以有節節高升的象征寓意。并且甘蔗從外表上看,一直是直立向上生長的,所以甘蔗也有忠貞正直的象征寓意。“一根甘蔗兩頭甜”——甘蔗表達了人們希望長長久久、甜甜蜜蜜、安居樂業、幸福安康的美好愿望。

    鄉親們喜歡把甘蔗叫作“金箍棒”,因為它能帶來較好的經濟效益。孫悟空的金箍棒好耍而且瀟灑,農村種植“金箍棒”卻不易。好在,甘蔗是一種“懶莊稼”,只要種下去,就可以連續收獲三四年,中間只要加強管理就可以了。期間,閑下來的勞動力可以外出打工或種植其他莊稼。對于土地面積較多而勞動力又少的人家,三分之二的面積用來種植甘蔗是不錯的選擇。

    潞江壩甘蔗林

    早在民國時期,我地處滇西怒江大峽谷的家鄉就有人種植羅漢甘蔗和草甘蔗,并用牛、馬等畜力榨甘蔗土法熬制紅糖。1970年代,家鄉境內建立了兩個糖廠以后,甘蔗產業得到迅猛發展,農民們也經歷了由牛馱馬運到機裝車運的不斷改革創新的過程。生產隊時期,每到甘蔗拔節到五、六節的時候,就會有一些小孩(包括我在內)去偷掰甘蔗,然后躲到某家豬圈或牛圈的簡樓上去吃,讓豬或牛把我們吐出的甘蔗皮和渣消滅掉,以防父母或生產隊管理員發現而被處罰。生產隊為了減少損失,會安排人躲在甘蔗地里蹲守。一開始,好幾個小伙伴都被逮到,不但交了罰款而且還受到了大人體罰,有點“苦不堪言”。后來,我三哥運用“聲東擊西”“引蛇出洞”的計謀,又讓小伙伴們繼續有了“甜頭”——他把小伙伴們分成幾組,分別在甘蔗地的幾個方向故意弄出一些聲響,然后“引蛇出洞”,將躲在甘蔗地里的守蔗人引出來,而真正偷掰甘蔗的小伙伴則從另一個方向快速掰了甘蔗就跑,守蔗人沒抓到小伙伴們的現行,也不好說什么,只得悻悻地又躲進去。這些童年往事雖然已過去四十多年,但卻歷歷在目,讓人難忘。

    20世紀80年代“包產到戶”后,人們種植甘蔗的積極性更高了,許多人家起房蓋屋或婚喪嫁娶都離不開種甘蔗的收入,因為交售給糖廠甘蔗后結賬資金來的“躉”,起房蓋屋、婚喪嫁娶大筆支出有保障。而且每到糖廠結甘蔗賬的時候,村里的老少爺們兒都會從糖廠帶回一些“供應糖”,滿足一家人一年的“甜蜜”,也會相邀到小飯館里舉杯相慶,讓辛勞在痛快淋漓的煙火氣中消失。在五十多年種蔗歷程中,許多農戶幾代人都感受到了甘蔗的甜蜜,也更離不開生養自己的這片熱土。

    三十多年前上中學的時候,有一個從高寒山區來的同學,因家庭經濟條件稍差,每月總有幾天沒飯票打飯吃,為了解決饑餓問題,他放學后就悄悄溜出校園,躲進自己家親戚的甘蔗林里掰甘蔗來充饑,等同學們都用餐完了,他才悄悄回來。雖然甘蔗汁多味甜,但終究是些水,抵擋不了多長時間,所以他饑不果腹,形容消瘦。后來同學們發現了他的秘密就報告了班主任,在老師的倡議下,同學們給他捐款、捐飯票,幫他度過了艱難的歲月。對于大多數人來說,這應該是一段苦澀的記憶,它充滿無法言說的悲傷,但又讓人積蓄了無限的力量。人一旦依賴了某種東西,在經過歷練擺脫這種東西后,有人會無比憎恨它,有人會無比熱愛它。我的這位同學屬于后者,他把甘蔗給他的烙印還給大地,初中畢業后就沒有再上學,而是去糖廠打工,再后來,他承包了上百畝農田種植甘蔗,每年交售甘蔗幾百噸,收入十幾萬元,大大提高了家人的生活水平,還帶動周邊農戶的勞動力也提高了經濟收入,成了遠近聞名的“種蔗大戶”和糖廠的座上賓。用他的話說,他是先苦后甜,干的是“甜蜜的事業”,當然也要讓“我們的生活比蜜甜!”

    家鄉有句歇后語:“倒吃甘蔗——一節更比一節甜”。兒女們新婚三天回門,父母送甘蔗給女兒女婿帶回家,寓意是女兒以后的日子如甘蔗一般,從頭甜到尾。甘,是甘甜,寄托著村民們對新春的美好祝愿。在甘蔗收獲的春季,人們會選一些品質較好的甘蔗拿回家,在院場邊挖一個坑,把它們埋在土里“窖藏”起來,到了“五荒六月”再翻出來作為一種“反季”食物解饞。每年春節,鄉親們于年三十就會用兩棵甘蔗擺在堂屋門口,代表好事成雙,象征步步高升。到大年初六則一家人統一吃甘蔗,甘蔗越吃到后面越甜,則寓意在新的一年里日子越過越甜蜜。

    而今,我每次回家,都喜歡去田野里走走看看??吹侥切┌喂澤L、粗壯挺拔的甘蔗林時,心里總是甜甜的。

    歷史不會重復,這不是一句套話,每一代人的經歷與演變都有自身的一種邏輯,《陳年舊事》作為一代人的生活記錄,感受也是屬于那個歷史時期的。(王柯)

    責任編輯:錢秀英 編輯:段紹飛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日韩无码专区,男女午夜免费福利不卡,黄色在线观看国产,精品人妻在线
    <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 id="iykwp"></rt></rt><bdo id="iykwp"><rt id="iykwp"></rt></bdo><bdo id="iykwp"></bdo><rt id="iykwp"><rt id="iykwp"></rt></rt><rt id="iykwp"><rt id="iykwp"></rt></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 id="iykwp"></rt></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noframes id="iykwp"> <rt id="iykwp"><delect id="iykwp"></delect></rt><delect id="iykwp"><noframes id="iykwp"><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 id="iykwp"></rt></rt><noframes id="iykwp"> <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noframes id="iykwp"><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rt id="iykwp"><rt id="iykwp"></rt></rt><rt id="iykwp"><rt id="iykwp"></rt></rt><rt id="iykwp"></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