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 id="iykwp"></rt></rt><bdo id="iykwp"><rt id="iykwp"></rt></bdo><bdo id="iykwp"></bdo><rt id="iykwp"><rt id="iykwp"></rt></rt><rt id="iykwp"><rt id="iykwp"></rt></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 id="iykwp"></rt></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noframes id="iykwp"> <rt id="iykwp"><delect id="iykwp"></delect></rt><delect id="iykwp"><noframes id="iykwp"><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 id="iykwp"></rt></rt><noframes id="iykwp"> <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noframes id="iykwp"><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rt id="iykwp"><rt id="iykwp"></rt></rt><rt id="iykwp"><rt id="iykwp"></rt></rt><rt id="iykwp"></rt>

歡迎訪問保山新聞網,您可以選擇訪問: 保山市 隆陽區 施甸縣 騰沖市 龍陵縣 昌寧縣

    保山搜索

    首頁 保山新聞網 歷史文化 永昌文化

    永昌古道,鐫刻在西南邊地的史詩

    2023-04-17 15:36 保山日報 傅華平

    01

    高黎貢山中線南齋公房 范南丹 攝

    02

    板橋古道 范南丹 攝

    03

    水寨梯云路 范南丹 攝

    04

    古道尋蹤  傅華平 攝 

    這是一條遠古就存在的民族遷移、民間貿易的自然通道;它從成都平原一路而來,經五尺道或靈關道到大理、保山、騰沖進入今緬甸、印度、阿富汗等國,跨越崇山峻嶺、湍急江河,把中原的文明與榮光遠播海外;它被稱為南方絲綢之路、蜀身毒道,在永昌境內,它被稱為永昌道。本期古跡尋蹤,我們一起走近永昌道,探尋它曾經的耀眼與光華。

    官營驛道上的“國標”印跡

    它是中國最古老的國際通道之一,在被中央王朝發現前,可稱為是一條“走私通道”。張騫西行不僅為漢武帝帶回了特產,還帶回了在大夏國(阿富汗)的見聞。漢武帝這才知道,早在開通絲綢之路前,就有一條隱秘的商道通達身毒(今印度)。自此,蜀身毒道進入帝王視野,歷經大小戰事和波折后逐漸被納入官方管理。

    作為民間通道的古道大多是人走馬踏出來的便道,寬窄不一。由官方統一修筑和管護的古道開始有了規范與標準,類似于現在的國道標準。古跡尋蹤中,“國標”成了我們尋訪的一個焦點?! ?/p>

    通常情況下,古道寬2米,中間鋪有石板,兩邊輔以卵石,靠山一邊有排水溝。但也有一些例外,像水寨鄉梯云路這種修在懸崖峭壁上的古道,受條件限制,最窄的地方僅有1米左右;而位于騰越鎮玉璧坡的古道,因處于人流量較大的村子口,所以路面被擴寬到3米以上。路邊還植有香果、香樟等行道樹。

    為什么設定這樣的“國標”呢?因為2米寬才能保證對頭馬幫錯開行走,亦可以看作是“雙向馬道”。像梯云路這樣少于2米的古道,馬幫無法錯開,所以在這樣的路段,人們總能聽到铓聲在山嶺間回蕩,提醒對頭馬幫,暫緩進入該路段。

    行走在位于蒲縹鎮上冷水箐西山埡口西側的七十六道坎古道上,一些石板上的劃痕引起了我們的注意。“長期被踩踏的石板都比較光滑,當馬蹄下的鐵掌踏到石板時,很容易打滑,所以工匠就在石板上刻制了防滑的劃痕,類似于今天公路上的‘防滑帶’。”我市著名文史專家李枝彩老師解答了我們的疑問。

    除了道路修筑,官方通常會按30公里左右設一個驛站、15公里左右設一個驛鋪的標準在古道沿線設置哨所、驛鋪和驛站,發揮道路維修、保障馬幫和行人安全、郵件寄遞、維護一方安寧等功能,水寨鋪、太平鋪、大塘子驛、橄欖驛、黃竹園鋪等驛鋪便是古道的官方配置。

    綿延一千多公里的南方絲綢古道上,有無數的官營驛鋪,中原商人和沿途居民依附官營驛鋪,做起了住宿、馬店、商鋪等營生,這些古道衍生物讓沿途的村寨逐漸發展成商貿集鎮,金雞、板橋、蒲縹、江苴等集鎮便是在古道的滋養下繁盛起來的。

    自古,道路就被賦予了不尋常的意義。作為官道的永昌道被賦予了更多的使命,承擔著商貿交流、文化傳播、軍事管控、傳送政令等功能,它勾勒著永昌歷史的血脈,閃耀著人類筑路文明的光芒,留給了后人與歷史對話的無盡可能。

    荊棘坎坷的夢想之路

    承載著夢想的古道上,有志之士一路北上,以科舉功名改變家族命運,走出了戶部侍郎張志淳、“永半朝”王宏祚、民國代總理李根源等保山人的驕傲;絡繹不絕的商隊一路南下,馱著煙絲、茶葉、絲綢、緞匹走向異邦,馱回棉紗、翡翠、瑪瑙和白花花的銀子,馱出了翡翠大王、馱出了巨富大賈、馱出了和順僑鄉的商業傳奇……即便崇山峻嶺、毒蛇猛獸、強盜悍匪、瘧疾瘴癘讓無數人魂斷古道,但寄托著財富與夢想的古道上依然不乏勇敢的追夢人。

    翻開與永昌道有關的史料,僅從盤蛇谷、槽谷路、雪沖洼、高腳崖、石梯寨這樣的地名便可想象古道沿途的地勢地貌,窺見路途之險。而這樣的天險在永昌道上比比皆是。

    從大理而來的古道,在翻越博南山、跨越瀾滄江后,遇到的第一個村莊便是水寨平坡。以兇險著稱的梯云路就位于平坡西側羅岷山水石坎陡坡縱谷間。立于坡腳,抬頭西望,數百級臺階呈“之”字形蜿蜒盤旋在羅岷山的懸崖峭壁上,宛如天梯。兩旁怪石嶙峋,溝壑箐深。陡坡上滑落的碎石,增加了行走風險,稍有不慎就會摔倒。“我曾親眼看到一匹馬從梯云路摔下懸崖當場死去。”李枝彩老師說。類似的險情在千年梯云路的歷史上并不少見。

    “為什么不選擇其他路段?”“古道的修筑通常按距離最近原則來確定。古人從眾多山間小路中,篩選出最直接、最方便就地取材的路段加以修筑,梯云路便是綜合考量后的最優選擇。”李枝彩老師解釋。

    位于蒲縹馬街村與潞江道街村槽谷間的盤蛇谷古道同樣是永昌道上最為險惡的路段之一。為縮減距離,古道選擇從槽谷間通過。槽谷東高西低,上下游間高差懸殊600余米,兩岸陡坡夾峙,崖壁如削,谷底窄逼深陷,晴天兩邊山崖時有碎石滑落,雨天滑坡泥石流常有發生,兇險不言而喻。

    雖然古道通常按最近距離原則來修筑,但古道跨越怒江時,并沒有遵循這個原則。從保山至騰沖的官營古道有3條,北線里程約200公里,中線里程約180公里,南線里程約170公里,3條古道中,以里程最遠的北線修筑最早、使用最久,這是為什么呢?

    “為了避開瘴癘之患。”李枝彩老師說。“要到潞江壩,先把老婆嫁”的俗話,足于證明怒江沿岸瘴癘之毒的兇險,也讓馬幫、過客為之膽戰。作為漢晉時期保山至騰沖官營驛道的主要通道,北線(高黎貢山北齋公房古道)海拔高于中線(高黎貢山南齋公房古道)和南線(高黎貢山城門洞古道),氣溫也低于另兩條古道,感染瘴癘的風險相對要小,因而馬幫和行人寧愿舍近求遠。

    位于隆陽區楊柳鄉魯村與芒寬鄉燙習村怒江河谷上的雙虹橋,是保騰中線的主要通道之一。已有數百年歷史的雙虹橋如今仍是兩岸群眾來往的通道。

    采訪當天,不時有群眾從雙虹橋抵達對岸。在馬幫年代,這樣的通行是需要精準計算時間的。馬幫從保山出發,出仁壽門經磨坊溝上石馬山,過青崗壩到烏頭塘,然后從大海壩水庫下到楊柳。到達楊柳的馬幫并不急于前行,他們會夜宿海拔1300米左右的楊柳河灣馬站,于第二天一早上路,在山崖的魯村吃過早飯,等露水散去后才往西下山渡江,馬幫到達海拔700米左右的江邊時,正是蚊蟲活動能力最弱的正午前后。以最快速度渡江后,馬幫就迅速離開江岸,趕往海拔1350米左右的大塘子驛站。精心安排的行程背后,是趕馬人用生命獲得的經驗。

    同樣記錄著古道之艱的還有那些深深淺淺的馬蹄窩,作為古道的標配,如今的它們受到了徒步旅游者和攝影愛好者的偏愛,深深淺淺的印跡講述著古道漫長歲月的艱辛與不易。

    我們無法統計,千百年來,有多少人在這條古道上有去無回。但尋蹤古道,讓我們深刻地感受到,千百年來,人們在古道上留下的無畏艱險、一往無前的生命印跡?! ?/p>

    烽火要塞上的家國情懷

    王朝此起彼伏,古道是要塞也是雄關。在2000多年的開疆拓土、民族統一、戍邊衛國中,古道因戰事而備受關注,也因此承載了無數的硝煙與戰火。

    自漢武帝開西南夷始,許多渡口、關隘、要塞因戰事之需被修筑、開設,見于“南詔王皮邏閣西開尋傳,南通驃國”“元代納速刺丁平緬”“明初王驥三征麓川”“明末劉綎、鄧子龍抗緬平叛”“清乾隆征緬”和“民國中國遠征軍滇西抗戰”等戰事中。

    海拔3000多米的高黎貢山是永昌道上易守難攻的天險之地,歷來為兵家必爭之地。越境而過的保騰線3條古道上,斑駁滄桑的戰爭遺跡引著我們穿越歷史的長河,走進那些硝煙彌漫的歲月:

    ——公元1441年初冬,王驥對保騰北線附近的上江大寨發起了猛攻,打響了一征麓川的戰役。在連續強攻5天都打不下來的情況下,王驥苦思破敵之策,最終用火攻攻下上江大寨,之后,王驥揮軍翻過高黎貢山經騰沖反攻隴川杉木籠,第一次南征麓川以大獲全勝告終,這也為三征麓川的全面勝利奠定了基礎。而三征麓川的全面勝利,結束了元末以來中國西南部長達100多年的麓川叛亂,維護了國家的統一和領土的完整,讓之后整個中國西南,保持了長達數百年相對穩定的局面;

    ——明末清初,保護永歷帝西逃騰越的南明將領李定國曾在保騰南線的高黎貢山磨盤石與吳三桂大軍發生激戰,雙方死傷上萬人,李定國手下名將竇名望、高文貴、王國璽等精銳在一天內就大部戰死或逃散。磨盤山血戰加速了永歷政權的覆亡,為南明最后的滅亡埋下了伏筆;

    ——1945年,在保騰北線的冷水溝—北齋公房埡口,反攻騰沖的中國遠征軍與日軍展開慘烈激戰。54軍198師594團團長覃子斌、一營營長魯砥中先后在戰役中壯烈殉國,海拔3150米的高黎貢山極頂,見證了這場滇西反攻中海拔最高的要塞爭奪戰,見證了衛國勇士的不朽功勛;

    硝煙戰事已湮滅在歷史長河中,但古道仍講述著英雄戍邊衛國、血灑疆場的故事,跨越時間的長河,讓我們感受著厚重歷史的印痕,感受著綿綿不斷的家國情懷。

    責任編輯:錢秀英 編輯:段紹飛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日韩无码专区,男女午夜免费福利不卡,黄色在线观看国产,精品人妻在线
    <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 id="iykwp"></rt></rt><bdo id="iykwp"><rt id="iykwp"></rt></bdo><bdo id="iykwp"></bdo><rt id="iykwp"><rt id="iykwp"></rt></rt><rt id="iykwp"><rt id="iykwp"></rt></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 id="iykwp"></rt></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noframes id="iykwp"> <rt id="iykwp"><delect id="iykwp"></delect></rt><delect id="iykwp"><noframes id="iykwp"><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 id="iykwp"></rt></rt><noframes id="iykwp"> <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noframes id="iykwp"><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rt id="iykwp"><rt id="iykwp"></rt></rt><rt id="iykwp"><rt id="iykwp"></rt></rt><rt id="iykwp"></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