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 id="iykwp"></rt></rt><bdo id="iykwp"><rt id="iykwp"></rt></bdo><bdo id="iykwp"></bdo><rt id="iykwp"><rt id="iykwp"></rt></rt><rt id="iykwp"><rt id="iykwp"></rt></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 id="iykwp"></rt></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noframes id="iykwp"> <rt id="iykwp"><delect id="iykwp"></delect></rt><delect id="iykwp"><noframes id="iykwp"><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 id="iykwp"></rt></rt><noframes id="iykwp"> <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noframes id="iykwp"><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rt id="iykwp"><rt id="iykwp"></rt></rt><rt id="iykwp"><rt id="iykwp"></rt></rt><rt id="iykwp"></rt>

歡迎訪問保山新聞網,您可以選擇訪問: 保山市 隆陽區 施甸縣 騰沖市 龍陵縣 昌寧縣

    保山搜索

    首頁 保山新聞網 歷史文化 永昌文化

    永昌府,千年古城的昔日風華

    2022-12-26 14:33 保山日報 蔡文雯

    01

    仁壽門 范南丹 攝

    02

    文筆塔 范南丹 攝

    03

    資料圖 范南丹 

    04

    提供永昌城復原示意圖 保山市文管所 提供 

    云南,在南詔時期土城基礎上經明代改建為磚城的最典型代表是永昌、大理、昆明三座古城。永昌府城是云南省建筑規模最大的古代城池,它兼容了古代中國城池的絕大多數元素,是西南絲綢之路上一座名副其實的商旅重鎮,被譽為“西南一大都會”。今天,讓我們拂去歷史塵埃,一探千年永昌府的歲月風華 ——

    11月,天朗氣清,登臨太保山,在觀城亭憑欄遠眺,眼下蓬勃發展的城市勝景不禁讓人追思懷古。600多年前,太保山被城墻圍入永昌府城,成了一座城內的山。年復一年,四季輪轉,古城墻大多變成了低矮的土垣,只有這座山巋然不動,始終守望著它膝下的古城。那些殘存的古城墻滿載歲月的塵埃,靜靜地訴說著“古城故事”。

    一城八門

    隋末唐初,在唐王朝的支持下,云貴高原洱海地區的南詔國迅速崛起。唐天寶二年(743年),南詔王皮邏閣率兵西進永昌,在太保山下修筑了拓俞城(永昌府城),派節度使駐管。

    明初,麓川土酋思可法兵攻永昌,土城被毀。明洪武十八年(1385年),云南前衛指揮使李觀,在土城原址改建磚城,并以太保山為子城。后來胡淵任指揮使時,鑒于太保山未圍入城內,一旦被敵軍占領,城內虛實即可了如指掌,于軍事不利,遂奏請明太祖朱元璋,仿南京包鐘山之制,圍太保山于城內,順山勢筑城墻,將子城與主城融為一體。至此,一座方圓2.1平方千米,四周城墻高2.2丈,周長13里14步的永昌府城最終形成。

    “古代永昌府城之規模是當之無愧的云南之冠。”保山市博物館館長王黎銳自豪地介紹。較之云南省另外兩座南詔時期建立的古城,拓俞城(永昌府城)比拓東城(昆明城)早建22年,比異牟尋遷都羊苴咩城(大理古城)早36年。經明代改建磚城,無論是城門數量還是周長,永昌府城都遠勝于二者,可以說是云南境內構筑規模最大、功能最為齊全的一座城池。

    曾經,8座巍然矗立的城門護衛著一方百姓。有城必有門,永昌府城西為永鎮、安定門,東為升陽門,南則龍泉、鎮南門,北則仁壽、通華、拱北門,城墻四周有角樓、四炮樓,城內有鐘樓、鼓樓。東南北三面城墻之外,均有護城河,深5尺寬2尺,城門外設吊橋。在鎮南、拱北、清華三城門外均筑“甕城”,即在正門外再圍筑小城,作為正門屏障,以增強城池的防御。

    如今,高大雄偉的城門已難覓蹤跡,唯有古城西北角的仁壽門以極盡低調的姿態與時間抗衡,堅守著昔日的輝煌。年輕一代只能從上了年紀的“老保山”口中,窺得幾分當年永昌府城的樣貌:“好一座永昌城,八道城門開六門。打開升陽門,東來紫氣飄進城;打開鎮南門,金銀珠寶滾進城;打開龍泉門,地脈龍神涌入城;打開仁壽門,松毛柴草流進城;打開小北門,菜蔬糧食運進城;打開大北門,商旅馬幫迎進城。還有兩道門,隨便打開萬不能。打開了安定門,南方蠻子就會打進城;打開了永定門,老虎豹子就會跑進城。”這幾句口口相傳的諺語,恰是每座城門功能的真實寫照。

    72條街82條巷

    這是一座集中原、江南、邊疆建筑風格為一體的城池。城方如印,72條街、82條巷縱橫交錯,衙署、書院、牌坊、廟宇、會館等古建筑坐落其中。

    雖歷經戰火洗禮,永昌府城舊址街巷至今仍保持著明清至民國時期的傳統格局和歷史風貌。如果把一代又一代永昌子民看作古城的細胞,那一條條經絡分明、井然有序的街道就是古城不息的脈搏。

    在這里,每一片區域的命名都源于明確的功能劃分。來到衛照壁街、金齒街、老縣街,依然能感受到行政機構的威嚴;穿過黌學街,可以從永昌府學大成殿、保山縣學先師殿了解保山興學辦教與科舉人才成長的歷史;走進通商巷,似乎明清時期馬幫的駝鈴還在悠然傳響,各種珍稀物資都在這條保山商業中心街道交易……

    元明清時代,特別是明代中期以后,明王朝“武功以定天下,文教以化遠人”的治理方針在永昌得以大力、持續施行,漢民族和漢文化隨著大批的移民進入,逐步由客體轉而處于主體地位,從生活飲食習慣到建筑文化、信仰文化,保山社會文化發生了巨大的質態變化。

    明軍實行衛所制度,“諸衛錯布于府縣,千屯遍列于原野”,保山出現了大量以屯、營、所、鋪、堡、哨為地名的村落;府縣各地大興儒學,興建孔廟、黌學、書院,永昌文教進入極盛時期,漢語由官方語言逐漸向各族民眾共同語言方向發展,內地人文思想在這里加速傳播,科舉及第者成批出現,并造就了許多名揚省內外的學者、文學家、詩人;由漢族創立并有濃郁漢文化特色的道教,也在明代興盛起來,并出現了儒釋道“三教合一”的一些宗教建筑。

    回望過去,意大利旅行家馬可·波羅、“明代著述第一人”楊升庵、著名地理學家徐霞客、書法大師王文治等文人墨客都曾踏足于此。這片曾被譽為“文化名邦”的熱土,孵化和孕育了一大批仁人志士:明代布衣教育家楊元、著名學者“張氏三父子”(張志淳、張含、張合),清代名宦王宏祚、吳樹聲、劉樹堂、范仕義以及著名學者“袁氏五兄弟”……

    有人把永昌府城的地理環境比作“文房四寶”。整座城是一張紙,文筆塔為筆,湖心亭為墨,易羅池為硯。此刻,這座南方絲路上的歷史文化名城,畫卷仍在揮筆,故事正在延續。

    邊陲重地

    “襟滄江而帶怒水”的永昌,自古就是兵家必爭之地,與中原王朝的關系密不可分。

    元朝時,馬可·波羅游歷永昌,記載了發生在永昌屬地的“象馬之戰”,披甲上陣的象陣可謂是人類戰爭史上一道獨特的風景。明朝時期,永昌府城成為當時永昌轄區的政治、經濟、文化、軍事中心。

    明清至民國時期,永昌又發生了許多關乎國家安危的大事。明正統年間,兵部尚書王驥“三征麓川”,每次用兵十萬以上,其時間之長、規模之大,足見永昌在明王朝中的地位。明萬歷年間,永昌戰事告急,著名將領劉綎、鄧子龍受命于危難之中,遠道馳援擊潰入侵之敵,安定了邊疆。明朝末年,永歷皇帝入云南,永昌一度成為歷史轉折關頭的關鍵之地。清軍以吳三桂為首的強大軍隊千里追擊而來,一個舊王朝與新王朝在永昌展開了最后對決。進入清代,清高宗乾隆皇帝發動了以安定西南邊疆為目的的軍事行動,此次戰爭涉及地區甚廣,但軍事指揮中心卻在永昌。清末,在永昌府城發動了“永昌起義”,無數辛亥革命志士拋頭顱、灑熱血、棄家產,為反對封建專制寫下歷史篇章。

    除了重要的軍事戰略地位,永昌還是中原內地通往東南亞、南亞甚至西亞的咽喉要地。

    彼時,中原、巴蜀地區各方商賈從南方絲綢古道一路走來,由板橋過下村進城,經由拱北門到城內交換物資,繼續向南運輸,帶來了空前繁盛的商貿。作為南來北往客商的聚集地和落腳點,兩湖會館、騰陽會館始終見證著這個“西南一大都會”的經貿文化交流發展。

    抗日戰爭時期,在民族危亡的關鍵時刻,這座古城再次發揮了關鍵的交通聯結作用,打通了滇緬公路,成為當時援華物資運輸、經濟物資外運的重要樞紐。

    到了20世紀40年代,在紛飛的戰火中,永昌府城池街道均遭嚴重破壞。此后至70年代,又因城市建設發展的需要,城池街道相繼被拆除或改造重設,只留下了部分遺址遺跡。

    俱往矣,看今朝。老城區的古建前,街坊四鄰圍坐在一起愜意地下棋閑聊;井然有序的街巷里,臨街商販兜售著五花八門的各式產品;東城區,學校傳來的瑯瑯書聲愈發洪亮;工貿園區,重點龍頭企業不斷入駐,給保山經濟發展注入新鮮血液;火車沿著大瑞鐵路穿梭,帶來了客貨兩旺……夜幕下的保山閃爍著萬家燈火,舊城更新,新區發展,永昌府城從歷史中走來,風華依舊,生機如初。

    責任編輯:錢秀英 編輯:段紹飛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日韩无码专区,男女午夜免费福利不卡,黄色在线观看国产,精品人妻在线
    <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 id="iykwp"></rt></rt><bdo id="iykwp"><rt id="iykwp"></rt></bdo><bdo id="iykwp"></bdo><rt id="iykwp"><rt id="iykwp"></rt></rt><rt id="iykwp"><rt id="iykwp"></rt></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 id="iykwp"></rt></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noframes id="iykwp"> <rt id="iykwp"><delect id="iykwp"></delect></rt><delect id="iykwp"><noframes id="iykwp"><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 id="iykwp"></rt></rt><noframes id="iykwp"> <rt id="iykwp"></rt><noframes id="iykwp"><noframes id="iykwp"><noframes id="iykwp"><rt id="iykwp"></rt><rt id="iykwp"><rt id="iykwp"></rt></rt><rt id="iykwp"><rt id="iykwp"></rt></rt><rt id="iykwp"></rt>